我的30年编辑实战思考--邵水生 (广东科技出版社编审 )

作者:邵水生 浏览次数:675 发布时间:2019-01-26
一个人在一个岗位上工作了30年,他的感悟是什么?从一名普通的小编辑,成长为高级编辑,他的体会又是什么?数十年间,周而复始地工作,品尝成功的喜悦,咽下失败的苦酒;热情没有磨灭,反而激情不减。为的是什么?是对工作的爱,对职业的爱。

邵水生与《岭南中医药文库》的总主编徐校长合影

 从改革开放号角吹响的那一刻起,我(邵水生)就进入出版社当上一名小编辑。弹指一挥间,30年过去了,在编辑这个工作岗位上,我见证了改革开放30年出版业的恢复、成长、发展和辉煌。作为出版业的龙头领域——编辑业务,也成为其中的主轴,经历了挑战和机遇的博弈。我有幸经历了这一非常年代,也刻下了这一时期属于我自己的印记。

 编辑既是杂家又是专家

 多年的编辑工作实践,使我深深体会到,要选好题,要出好书,专业的视角是十分重要的。而专业的视角来自哪里呢?答案是编辑思维。

 编辑前辈告诉我们,当编辑首先是杂家。对于这句话,我开始并没有感觉,后来在编辑实践中才真正明白,没有广博的知识和专业知识,很难有专业的视野,也就很难做好编辑工作。

 广博的知识,我理解就是要成为杂家。杂家的含义是,知识懂得不一定很深,但一定要广。知识面广,视野、思维、眼光才广;分析、综合、归纳、判断才准;拿捏、策划、决断才到位。这对编辑工作来说,实在太重要了,如果编辑不具备这种能力,就会陷入迷茫。这一点我是深有体会的。

 记得当初刚到广东科技出版社不久,主任叫我编辑著名作家叶永烈写的书稿,书名叫《知识之花》,而且有两个集子。我先看了一遍,就感到有点傻,文章虽是科学小品,但知识涉及到数、理、化,天、地、生以及工、农、医和日常生活,很多知识我非常陌生,有的甚至一窍不通。怎么办?我不敢吭声,只好是一边看稿一边查书,一个难点一个难点地去解决。花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把这两个集子编辑完了。主任看完我处理过的稿子后,说我改得好,并在全室表扬了我,我也备受鼓舞。

 从那以后,我暗暗地下决心,一定要努力学习,不断地积累知识,为做好编辑工作打下厚实的基础。怎么学呢?一是边做边学,有心得的就记下来。二是多读书,选择一些与工作相近门类的书来读。三是多浏览,面要广,广种薄收。经过若干年的铺垫,我的编辑业务水平终于上了一个档次。

 做专家就是专业知识要强。我在大学是学生物学的,来到出版社后,组织上安排我搞医学出版。没有退路,我还是那句话——学。怎么学呢?实行三步曲:首先是拜作者为师,不耻下问,甘当小学生。在编辑书的过程中,对于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不回避,而是真诚地请教,从中学到不少东西。其次是去进修。工作之外,我花了三年的时间,把西医本科的部分课程和中医本科的全部课程啃了下来。第三是花时间去浏览西医、中医的各类专业杂志,参加各种医学讲座和学术活动。经过数年的不懈努力,自己的专业水平有了长足的进步,组织稿件、判断书稿、编辑能力等都有了很大的提高。

 多年的编辑工作实践,使我深深体会到,要选好题,出好书,专业的视角是十分重要的。而专业视角来自哪里呢?答案是编辑思维。编辑思维的基础是什么呢!就是前面提到的知识面要广和专业知识要强。做到这两点,编辑思维就灵了。有时就是一句话、一个现象、一条消息、一场报告、一个活动等,都会给你带来启发和萌动,提出好点子、找出好选题来。

 有个例子很能说明问题。1991年春、夏间的一天,我在办公室翻阅新书目,偶然一则新书讯引起了我的注意,人民卫生出版社发出1990年药典二部《用药须知》征订。药典二部是西药,一部则是中药。二部可以编《用药须知》,一部是否也可以呢?我当即去资料室借来《药典一部》,细细地研究,思维就来了。《药典一部》对每味中药只有文字描述,没有实物,很难理解条文,如配上图片,岂不是最好的“用药须知”吗?在这种编辑灵感驱使下,几经周折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中药彩色图集》于1992年7月由我社推出。当时尽管每本定价185元,但是三年内还是销了不下3万册。


邵水生编审图书

 作者既是老师也是朋友

 几十年来,我很真心地对待每一位作者,把他们当成老师和挚友。工作上彼此支持、取长补短,生活上也互相关心、互相爱护。每编一本书,我就交上一个、几个或者一群作者朋友。

 编辑前辈经常告诫我们:作者是我们的衣食父母,作者是出版社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资源,他们一代又一代地为繁荣出版事业,满足广大读者的求知需求,提供出许多丰富多彩的精神产品。作者同时也是编辑的良师益友,两者之间的合作愉快,会创造出无数精神食粮。

 几十年来,我真心地把每一位作者当成老师和挚友。工作上彼此支持、取长补短,生活上也互相关心、互相爱护。我每编一本书,就交上一个、几个或者一群作者朋友。我的作者有八九十岁的老教授、老专家,也有六七十岁的老导师、老博导,还有年富力强的中年教授和专家。有的作者从处女作开始我就跟踪,后来他们成了名作者、畅销书作者,身价非常高,不少人想用高版税,甚至是房产去拉稿,但他们还是不为之所动,只认我们出版社,可见其忠诚度。

 作者都是各个专业、各个领域、各个门类的专家,他们都是有学识、有水平、有专长的老师。编辑工作中,我们如何了解作者,选择作者,做到心中有数呢?这就需要了解他们的专长是什么?善于写什么?有什么特色?文笔如何?等等,这些了解清楚了,在组织书稿时,根据选题内容、作者对象、图书市场需求等因素就好选择作者了。这一点,我的体会非常深刻。

 记得在我编辑生涯的早期,针对医院看病难的问题,我想出一本“求医指南”类的畅销图书。当时由于经验不足,对作者也不十分了解,我随便找到一位我原先认识且年资较高的内科教授,把题目交给他,也不提具体要求,就让他去写了。结果书是出来了,但销路就不言而喻了。

 作者是专家、学者,说专业、讲学术,他们比编辑强。但编辑了解读者、了解市场,对如何写作更有发言权。因此,写作不能完全依赖作者,不然就很难达到预期的目的。约稿前,编辑应该有清晰的写作思路。作者动笔前,编辑要把自己想法告诉作者,譬如准备叫什么书名、写给什么人看、大致的内容包括哪些、需不需要图表、标题及内容如何设置等。作者在了解编辑的意图后,拿出写作提纲与编辑共同讨论确定后,再由作者去执行写作。这样写出来的东西,既倾注了作者心血,又体现了编辑的意图,在读者定位和市场占有率上也是有优势的。我曾经约稿编写《四季饮食疗法》,由于作者整个写作过程中融入了编辑思维,市场适销对路,从1992年初版开始,一直重印至2002年,畅销10年之久,11个印次,印数12万册,也算是我社的“常销书”之一。

 选题经营是出版业重中之重

 我认为这四条是必要的:一是选好内容,即选好未来有发展前景、潜在市场、共同视角、学术价值、地方特色等项目。二是原创性,有自己的看法,不是抄来、搬来的。三是引用别人的概念、观点,是经过自己消化吸收的,而不是照抄。四是同是一个问题,但用自己的语言表述,不是生搬硬套。

 出版行业是一个长期发展的事业,是值得我们长期投资和苦心经营的,而选题经营又是出版事业的重中之重。长期以来,对如何经营好选题,方法犹如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。尽管眼花缭乱,但如下两种可能是值得重视的。

 其一防止短期行为。伴随着改革开放,市场经济日益融入出版行业。以产品作为竞争对象,几乎到了白热化的程度。尽管大家不敢去道破,但“效益优先”时不时地成为图书市场“睛雨表”。这也无可厚非,求生存、求发展嘛!但是有些做法就值得商榷了。体现在看到别的出版社一个系列又一个系列地出版图书,一本畅销书又一本畅销书问世,大把大把地赚钱,许多人就内火攻心,心绪浮躁了。有的只看眼前蝇头小利,不顾别人的死活,暗地里剽窃或盗用别人畅销书中的精彩内容,或将别人的东西改头换面,据为己有,还美其名曰“资源共享”。有的则不择手段去挖墙角,把别的编辑手中的畅销书作者挖过来,还美其名曰“公平竞争”。有的盲目跟风,甚至不惜千金,雇用“枪手”,粗制滥造、鱼目混珠,还美其名曰“抢占先机”。如此现象比比皆是,出版原创图书的出版社既痛恨又无可奈何。

 我编辑出版的《观手知健康——经络全息手诊》,盗印版多得令人发怵,剽窃、盗用的不少,改头换面的也有。我的另一本畅销书《一用就灵——经络通养生手册》,去年10月才出版,现盗版书已经很多,等待它的命运将是什么?我认为,这也是国有资产流失的一种形式。


邵水生手诊

 其二立足长远发展。图书的生命周期和印数,是图书市场的硬件和“金标准”。一般来说,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,即有生命周期才有印数。但也有例外的:一种情况是,第一、二版印数还不错(表面的),可很快就烟消云散了,成了“短命鬼”。还有一种情况是,每次印数都不算大(3~5千册)、但生命周期长(印次多),成了常销书。这在选题经营上给予我们的提示是:立足长远发展才是硬道理。

 那么策略在哪里呢?首先设定长远目标是非常重要的。长远目标设定是选题经营持续发展的策略,也是做好图书的根本大计。有眼光的编辑,就要立足于这个基点,想方设法去达到它。要达到长远目标,我认为有两条是必需的:一是选好内容,即选好未来有发展前景、潜在市场、独特视角、学术价值、地方特色等项目。我社现正在出版的大工程——“岭南中医药文库”,就是根据学术价值、地方特色等设定的出版计划。二是选好有发展、有潜力、有培养前途的作者(群)。作者是选题的执行者,又是图书质量的保证者。有长远眼光的编辑,应该花点时间去与作者交朋友,这对于开发长远选题计划是很有帮助的。我社“洪光品牌书系”就是这样开发出来的。

 我与蔡洪光认识于1992年,他是带着一位老作者的推荐信来找我出书的。在编辑中,我发现他的处女作没有学院味、学术味,而是朴实的内容、简明的理论以及林林总总的诊治方法,不少还是民间疗法。我不禁忖量,这不正是普通大众所需要的图书吗?这样的作者是很有发展前景的。于是一本带浓郁乡土气息的《实用经络点穴疗法》在1994年7月与读者见面了。从此我们成了好朋友,对他的了解逐步加深。我知道蔡医生除了开诊所之外,还经常到广州市许多老干部活动中心、老年大学讲课,内容涉及中医保健的方方面面。为了使那些阿婆阿公听得懂,他还编写了很多讲义。有这些作为基础,一个长远的出版计划就形成了。十几年来,为抓住图书市场动态,我不断给蔡医生提出编辑思路,此后就是一本本适销对路的图书应市出版。截至目前已形成一个不小的规模。当然,市场销售也很可观。

 适销对路图书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?有人认为在开本,于是就去打开本战,把开本搞得五花八门。有人认为在装帧设计,于是就把图书弄得五彩缤纷。有人认为在书名,于是就把书名起的天上地下都有。如此等等因素固然很重要,但绝对不是核心竞争力所在,只能起陪衬作用,真正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图书的内涵。一本没有内涵的图书,哪怕你在开本、装帧设计、书名上设计得如何出彩,最后还是被读者淘汰的,因为它没有可读性。

 那么图书的内涵是什么呢?我认为,一是有特色。例如写的都是饮食疗法,但把南方人的饮食习惯考虑进去了,这就是特色。二是原创性,有自己的看法,不是抄来、搬来的。三是引用别人的概念、观点,是经过自己消化吸收的,而不是照抄。四是同是一个问题,但用自己的语言表述,不是生搬硬套。

 要长远发展,抓住选题的深度开发,是创造综合效益的最好办法。开发深度,有横向和纵向两种。不论抓住哪一种,创造出的价值肯定比单一品种要好。关键是我们有没有长远的眼光,能否抓到具有很高学术价值或深受广大读者喜欢的书?能否抓到有输出版权潜力的选题?如果能双向发展,其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是非常好的,这方面我深有感受。如我编辑出版的《古今舌诊研究与图谱》一书,1998年初版,中文版先后印了3次,总印数也只有8400册,经济效益也就不怎么样了。庆幸的是,2002年和2008年这本书先后与外商合作,出版了英文版和西班牙文版,其综合效益才显现出来。
上一篇:
建站客服每天限额看2位
邵水生助理QQ
邵水生助理QQ
交流QQ群交流QQ群
QQ交流1群
QQ交流1群
178870848
最新文章

最新文章

胃部手诊怎么看
2019-04-13 08:43
中医手诊分左右手吗
2019-04-12 10:03
小儿手诊图
2019-04-11 11:09
手诊斑点步骤
2019-04-08 22:30
热门文章

热门文章

中医手诊分左右手吗
2019-04-12 10:03
手诊斑点步骤
2019-04-08 22:30
手诊自学看什么书
2019-04-01 08:33
手诊怎么看肾虚
2019-03-12 10:14
手诊课程价格
2019-03-09 20:23
手诊家©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
X